Rio+20 成果文件 – 我們要的未來 

與會討論:環境品質文教基金會---   劉曉玉/蔡佩芸

 

 

海洋 (158-177)

       海洋段落的一開始 ,大會即表示他們認識到海洋在永續發展中所扮演不可或缺的角色,並強調《聯合國海洋法公約》(United Nations Convention on the Law of the Sea) 在推動永續發展的重要性,呼籲締約方確實履行其承擔的義務。不過,諷刺的是,即使全球已經有162個國家簽署並通過《聯合國海洋公約法》[1],在全球許多領域扮演領導角色的強權美國尚未通過此法。

 

       接著,大會又陸續提出海洋酸化、優氧化、預防、阻止和消除非法、無申報和不合乎條例規範的捕魚活動、漁業補貼等海洋問題,承諾加快相關國際協議與規範執行的腳步。雖然文件中呼籲實現《約翰尼斯堡執行計畫》( Johannesburg Plan of Implementation )商定的2015年目標 - 維持或恢復魚種族群數量,在最大永續生產的水平,但是卻只提到以科學為基礎的實施計畫,遺漏應以預防原則來克服海洋科學上極大的不確定性,避免錯失保育的良機。

 

       除此之外,此段落也指出大會支持設立海洋環境狀況全球報告和經常性評估程序,期望能在2014年完成第一份這樣的全球性海洋環境狀態評估報告;以及重申包含海洋保護區 (Marine Protected Area, MPA)在內的區域性保育措施的重要性,並表示有注意到在第十次生物多樣性公約會議的決議中指出到2020年,全球的海洋保護區應占全球海洋面積的10%。不過,相關執行承諾與辦法仍是個未知數。

 

氣候變遷(190-192)

       這段落劈頭就強調氣候變遷這個時代面臨的最大挑戰之一,而適應氣候變遷更是一個迫在眉睫,全球必須優先處理的議題;重申依共同但有差別原則,為了當代與未來世代的利益,保護氣候系統。

 

       同時,大會也表示擔憂預訂減排目標與實際減排目標間的落差,因此號召來自各部門各管道的投入,像是加快啟動綠色氣候基金。

       但是此種基金模式的進度緩慢,就拿綠色氣候基金為例。綠色氣候基金想法最早出現於哥本哈根氣候大會,依據《哥本哈根協定》( Copenhagen Accord),提出建立綠色氣候基金的目標,以作為支持發展中國家實施包括REDD+、調適、技術發展予以轉等相關的各種計畫。後來,在坎昆會議上決定設立。根據《坎昆協議》( Cancun Agreement ),發展先進國共同承諾提供新的和額外的資金援助,將在2010年至2012年間啟動3百億美元的快速啟動資金,該資金將優先用於生態最脆弱的發展中國家;並承諾發達國家應在2020年聯合募集1千億美元用於發展中國家。但是實際上,此基金尚未開始運作,其中仍存在許多爭議[1]   

 

       除此之外,大會也敦促《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United Nations Convention on Climate Change, UNFCCC與《京都議定書》(Kyoto Protocol) 的締約國確實履行其承諾。但問題是,已開發與開發中國家的態度不一,如何就共同但有差別原則去分配減排責任才是問題的癥結。找出問題解決的辦法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該如何執行其解決辦法!

 

森林

       大會重申森林所提供大範圍的產品與服務,為永續發展創造許多機會,因此要求努力實現森林永續管理、造林、復林的行動,並強調將永續森林管理的目的和作法納入經濟政策與決策的主流。

 

       將永續森林管理納入經濟政策與決策主流的關鍵是與生計的結合,但是這段落對此概念與做法著墨並不多,導致該如何實行這個問題仍懸在空中。

 

  (本節目與台灣環境品質文教基金會合作)